常州市武進區嘉澤鎮是聞名全國的“花木之鄉”。去年,以“幸福像花兒一樣”為主題的全國花博會,即由該鎮承辦。
  記者在當地採訪時發現,在花木產業迅速發展的同時,當地農村金融服務體系相對滯後,銀行謹慎放貸,而民間融資卻很活躍,有的高利貸經營者甚至把理財中心的牌匾高掛在園林綠化企業集中的地方,許多花木經紀人和種植大戶反映,流動資金缺口大,貸款難、貸款貴的問題普遍存在。
  來自陝西米脂的萬川園林董事長曹福軍介紹,因經營規模較大,他已與江南農村商業銀行建立信貸關係,銀行每年給他2000多萬元貸款授信。但是,大部分中小園林綠化企業和花木經紀人因財務信息不全、抵押擔保不足,無法滿足銀行對信貸門檻要求,資金長期依賴民間借貸支持。
  當地金融監管部門提供的一份調查報告稱,因正規渠道金融供給不暢,近年來當地民間借貸規模越來越大,利率普遍較高,嘉澤花木產業民間借貸資金不下10億元,最高年息達40%,不僅加重了經營戶的負擔,還潛藏著較大的社會風險和金融風險。
  銀行貸款是有條件的,要麼商品房抵押,要麼公務員擔保。夏溪鎮的一位花農告訴記者,他申請50萬元貸款,銀行要他找10個公務員擔保,“我到哪兒去找?”對有效抵押物,一般農戶難以滿足要求,因為銀行認的是兩證齊全的商品房,或具有較高經濟價值的林木,一般都要十幾萬、幾十萬的大樹才能抵押,並且要在市價基礎上打4-5折。
  此外,現在林業保險仍在沿用計劃經濟時期設計的條款,主要是防止森林火災的險種。而江南地區以盆栽類花卉為主,沒有合適險種為其“保駕護航”。每當遇到颱風、暴雨等常見自然災害,中小花木經營戶只能望天興嘆,損失不可避免。
  土地是財富之母,要想真正賦予農民更多的財產權,必須活化農民現有的農地承包經營權和林地經營權,這是農民手中最現實的可以盤活的存量資源。省農聯社副主任顧士新介紹,省農聯社在我省的新沂、薑堰等地試行以宅基地、土地承包經營權和林地經營權為主的“三權”抵押融資模式,在實踐中雖取得一些進展,但仍有不少瓶頸需要突破。比如,農村土地性質屬集體所有,作為債務人的農民和債權人的金融機構都無權處置。所以,農地及其附屬物(如林木)抵押登記的有效性、抵押物如何流轉變現,都是問題。這些問題需要地方政府多個部門的協調,如不能解決,銀行還是難以放開手腳貸款。
  常州市的一位農業專家說,林木資源和農作物一樣,都是土地的附著物。只有建立了土地確權和流轉的市場化機制,政府、農民、金融機構的積極性才能調動起來,農民才能真正受益。應儘快規範和完善土地及林權流轉機制,指定專門機構來登記管理和規範流轉市場,明確流轉程序,在辦理相關流轉手續、貸款、保險和降低服務收費等方面給予便利和優惠。這樣,通過盤活存量資產,才能賦予農民更多財產權,從根本上提高農民收益。
  本報記者 陳志龍
  (原標題:盤活存量財產,才能破解融資難)
創作者介紹

qeyczuvqfyyih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