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6日,國家統計局公佈上半年宏觀經濟數據,GDP同比增速7.4%,略低於7.5%的預期目標。不過,當前經濟運行總體平穩,仍在合理區間。提及下半年經濟走勢,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盛來運強調,不能盲目樂觀,經濟仍面臨一定下行壓力。
      目前經濟學家們對下半年經濟形勢仍然持謹慎樂觀態度,影子銀行、房地產低迷和產能過剩等問題仍然考驗政策調控的藝術。就經濟形勢和政策調控等問題,《每日經濟新聞》(以下簡稱NBD)記者專訪了瑞銀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汪濤。
      經濟上下行因素並存
      NBD:您怎麼判斷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的形勢?
      汪濤:目前的經濟形勢正在企穩,一季度經濟下滑的勢頭在二季度得到一定遏制,二、三季度經濟增長環比都會比一季度有回升。
      通脹目前來說壓力比較小,今年CPI估計在2.4%左右,主要是因為食品價格和大宗商品價格有下降。總體來看,目前沒有什麼通脹的壓力,對貨幣政策及其他政策應該不會形成一個制約。
      判斷經濟企穩的理由主要有兩個:第一是出口好轉,這跟外部經濟環境尤其是美國經濟二季度明顯好轉有密切關係。第二是政策支持,微刺激政策從3月份以來力度一再加強,各種基礎設施的建設包括鐵路等大項目加快批准和資金的加快到位,定向寬鬆的貨幣政策,以及市場利率下行等都會推動經濟向好的方向發展。
      NBD:您所說的經濟下行壓力,主要體現在哪些方面?
      汪濤:目前經濟增長內生動力不是很足,房地產也進入了一個調整期。另外就是影子銀行方面的風險,雖然沒有明顯暴露,但是依然存在,產能過剩也是一個老問題。
      此前我們判斷二季度現在這個時點會出現大量違約,目前沒有看到這樣的情況。應該說有幾個原因,包括銀行貸款其實有所增加,另外就是市場利率不僅下行,而且更加穩定。
      另外一方面,各地政府應該都非常擔心出現區域性的金融風險,因此積極去干預、去兜底的行為在增加,但是影子銀行快速發展所造成的一些問題還是沒有解決,這也是一個潛在的風險。
      一個老大難問題還在於房地產,本輪房地產市場的下行,並不是因為強力的政策調控,而是供需已經出現了失衡,房地產的供給已經超過了內在的剛需。每年新增城鎮人口中,大約有40%是因為城鎮本身的擴大,實際上一部分人根本不需要新的城鎮住房。城鎮人口的增加,帶來的需求每年大概只有300萬套,而去年整個城鎮竣工量是1100萬套。
      現在通脹和通脹預期都比較低,人民幣趨勢性升值也成為過去,再加上房產稅也漸行漸近。從種種跡象來看,房地產投資的各方面支撐因素已經被弱化。如果大家覺得投資性買房已經不再具有吸引力的話,即便取消限購的作用也會比較有限。
      經過我們測算,如果整個房地產施工增長下行10%,對GDP增長的影響是下行2.5個點,這是非常大的量,對行業和經濟的影響是巨大的。
      房地產政策仍有後招
      NBD:中央政府在經濟上行和下行因素並存的背景下,未來會採取怎樣的政策導向?
      汪濤:我們預計決策層將繼續加大基建投資和公共服務投入,加快推進能夠激發企業和私人部門投資及居民消費的改革,繼續維持相對寬鬆的貨幣及信貸條件,並避免人民幣對美元進一步升值。
      今年通脹壓力較輕,從而為後兩項改革措施的實施提供了空間。
      目前為止,決策層沒有明確放鬆房地產調控。容忍房地產及相關重工業深度調整、並相應地清理金融部門,有利於中國經濟的長期可持續發展,但短期內這一調整難免會帶來痛苦。
      因此,政府能夠容忍的經濟增速下限究竟在何處還有待觀察、尤其是考慮到目前為止出台的政策措施可能尚不足以穩住經濟增長的形勢。
      決策層很清楚中國目前的經濟增速及其所依賴的增長模式不可持續,並且也在擔憂房地產活動持續下滑對整體經濟增長的影響。決策層已表態發展仍是 “第一要務”,但也表示不願動用強刺激、回到依賴放鬆銀根、刺激又一輪房地產泡沫的老路上。
      NBD:您認為決策層目前對房地產的支持力度足以抵消其下行壓力麽?
      汪濤:中國房地產市場結構性調整會在今年四季度和2015年給經濟帶來越來越大的負面拖累。考慮到房地產行業的重要性及其與經濟其他部門千絲萬縷的聯繫,房地產活動持續下滑可能會進一步加劇很多重工業的產能過剩問題,從而進一步削弱企業收入增長和現金流,進而打擊投資意願。
      因此,我們認為目前微刺激措施可能不足以抵消房地產下滑對經濟的拖累,到今年底增長可能會再度面臨明顯的下行壓力。我們的基準預測是決策層將進一步加碼穩增長措施。在這一背景下,我們預計2015年GDP同比增長6.8%,不過我們認為有15%的概率出現增速大幅滑坡至5%以上的風險情形。
      NBD:那單就房地產調控政策而言,政府可能還會有哪些後續動作?
      汪濤:儘管中央政府已經“半推半就”地默許部分地方政府悄然放寬限購政策,但到目前為止,中央政府對房地產的政策重心仍主要放在棚戶區改造上。
      中央政府“保持定力”並不難解釋,在沒有2008年外部衝擊的情況下,政府也很難找到理由將房地產政策基調由緊縮180度轉變為全面放鬆;而且這也有悖於政府加快經濟結構轉型的目標。
      但不管怎樣,我們預計決策層可能會出台支持首套房需求的措施,如人民銀行督促商業銀行加快房貸審批;慎重地允許部分城市放寬限購政策;通過加快整體信貸投放來間接支持房地產部門;加快三、四線城市戶籍改革、幫助消化其房地產庫存。
      不過,除非經濟增長大幅滑坡,我們認為決策層不會全面取消房地產限購、或大幅降低二套房貸的首付要求。我們認為這些措施只會作為“最後一招”,短期內不會出台。
      央行可以考慮降息
      NBD:金融政策一直是外界考量政府宏觀調控鬆緊的重要風向標,您認為未來央行會進行降息降準調整麽?
      汪濤:我覺得央行不會輕易去降準,但是如果出現大量外匯流出,央行是可以全面降準的。
      我們認為央行有空間降息。在推進利率市場化但利率市場化並沒有完全實現的情況下,貸款錶面上是完全放鬆了這個利率,但實際上基準利率仍有作用,這個基準利率和存款的基準利率關聯度很高,70%的信貸是以此定價,如果希望降低融資成本,央行可以降息。
      降低融資成本可以降低影子銀行的參與,增加普通銀行信貸和債券的發行。另外我們還可以鼓勵大型企業和地方政府發債,把信貸額度留給中小企業,給小微企業和涉農貸款貼息等。
      NBD:對沖房地產下行壓力,政府可能採取的措施有哪些?
      汪濤:最近習近平主席和李克強總理的講話清楚表明決策層仍然希望保持較快增長,認為經濟增長是保證就業、維持社會穩定的重要基礎,並且可以為結構性改革和轉變增長模式營造良好環境。但與此同時,決策層希望避免採用短期強刺激措施,致力於進一步推進改革。他們希望將政策支持的重點放在改善就業和民生,以及區域發展和城鎮化上。
      在這一背景下,我們預計未來一年的穩增長措施將集中在特定領域。首先是加大政府支出,作為提振投資和經濟增長最直接的方式,加大基建投資和公共服務投入力度是穩增長政策組合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為了促進經濟增長,過去幾年決策層已大量投資於基礎設施建設,部分領域基建投資進一步增長的空間已十分有限。
      不過我們認為鐵路、地鐵等領域的投資還有空間,這些投資領域占固定資產投資總額的比重達12%~15%。舉例來說,2013年底全國鐵路運營里程達10.3萬公里,尚不及美國的一半。但公路和高速公路、港口及發電領域進一步投資的空間已比較有限。
      在開發內陸地區、推進城鎮化及改善公共服務等領域,政府也可以加大相關投資力度,其中可能會包括西部地區的重點開發及交通運輸項目、城鎮和農村公共設施及服務,以及棚戶區改造。
      為支持此類投資,政府已經並可能繼續創新融資機制,包括發揮政策性金融機構的作用、吸引企業和私人部門投資,以及進一步放鬆監管。
      此外的兩點就是加快改革力度和適度放鬆信貸。(記者 胡健)  (原標題:經濟增速正在企穩 微刺激仍需後招——專訪瑞銀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汪濤)
創作者介紹

qeyczuvqfyyih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